愿你找到 ” 对 ” 的人,恋爱结婚白头到老

国庆节期间和朋友吃饭,邻桌一男的对他老婆一脸严肃地说:"再给你一年时间,再生不出来就把你给踹了。" 听完这句话,喝到嘴里的汤差点全喷出来。一方面感觉气愤,替这个妻子愤愤不平。另一方面觉得荒唐,这个男的家里可能有皇位要继承吧?实话实说,这女的肯定是嫁错人了。

你可能会问,嫁对人又是一种什么体验呢?三观一致?兴趣一致?有满足感?有安全感?这些都对,也不全对。在一段正确的婚姻里,两个人在一起舒服的时间一定比堵心的时间多。而在一段错误的婚姻里,两个人可能都在经历炼狱。但我最佩服的婚姻是,嫁错了人以后还有能力让自己幸福。

1

1984年,杨德昌在拍摄电影《青梅竹马》的时候,结识了蔡琴。当时,蔡琴在这部电影里饰演女主角,而男主角是大名鼎鼎的侯孝贤。杨德昌对蔡琴心怀情愫,蔡琴也对杨德昌情投意合。第二年,两个人就一起走进了婚姻的殿堂。蔡琴是著名歌手,杨德昌是著名导演,他们的结合被大众视为天赐良缘,自然引来所有人的祝福。只不过,这一切美好都只不过是海市蜃楼,像一场美轮美奂的梦境。

1995年,蔡琴和杨德昌的婚姻彻底结束,大众这才知道蔡琴经历了整整十年的无性婚姻。当时,杨德昌对这段婚姻的结论是:十年感情,一片空白。而蔡琴则说:我不觉得是一片空白,我有全部的付出。

2008年,蔡琴在台湾综艺节目专访中,谈到前夫杨德昌的辞世时说,当晚自己在家中大哭,体验到生命短暂,早知道他生命这么短暂,我愿意早点跟他离婚,放他好好享受他的生命。2016年,蔡琴在台北举办演唱会,身着红色长裙登台放歌。当一首首经典唱罢,她向现场的观众震撼宣布:我蔡琴不会再嫁人了,我终生嫁给舞台!

我不知道,这是蔡琴经历痛苦以后的释然,还是另外一种惩罚自己的手段。我只知道,一个女人一边对自己心爱的人无私付出,一边却要经历长年累月的无性婚姻,这是一种不公。没人会否认,蔡琴嫁给杨德昌绝对是一场不幸。

2

几年前,我曾读过一本书,这本书深深打动了我。有一位87岁高龄的老人,因为思念离世的老伴,就凭记忆一笔一笔画出了和爱妻走过的60年岁月。老人笔耕不辍,5年画了18本画册。后来出版社找上门来,就有了那本感动世界的《平如美棠》。

1933年,饶平如第一次见到毛美棠。他当时不知道,自己未来会和这个扎着辫子的小姑娘厮守一生。那一年,饶平如11岁,毛美棠8岁。

1940年,饶平如考上黄埔军校。6年后战争结束,他奉父命请假回家结婚。1951年,饶平如在上海一家出版社做编辑,毛美棠在家里做全职太太。

1958年,饶平如去安徽劳改,此后夫妻两地分居22年。这期间两人往来上千封书信,饶平如都完整地保留着。

1979年,饶平如平反回家,1992年,毛美棠的糖尿病和肾病都到了晚期。2008年,距离两人结婚纪念日还有5个月的时候,毛美棠握着饶平如的手,流下了最后一滴泪,不到一分钟就与世长辞了。

"同生死,共患难,以沫相濡,天若有情天亦老;三载隔幽冥,绝音问,愁肠寸断,相思始觉海非深。" 饶平如老人说,自己写的这首词,就是画爱妻毛美棠的全部原因。

从前车马很远,书信很慢,一生只够爱一个人。饶平如和毛美棠的婚姻里,没有那么多撕扯和套路,只是平凡的真、简单的爱,却被60年岁月打磨得金光闪闪。我想,他们的故事之所以可以深深打动你我,正是在于这种平凡和简单,看似云淡风轻、波澜不惊,却力透纸背、水滴石穿。没人会否认,毛美棠嫁给饶平如绝对是一种幸运。

3

你不能否认,嫁错或者嫁对本身就是一种非常主观的感觉。在此之前,你需要对自己即将携手共同生活的那个人有一点预判,如果不能,你就要相应地承担风险,而风险一旦来临,你就需要及时应对。

《我的前半生》里有句台词:" 我的归宿就是健康与才干,一个人终究可以信赖的,不过是她自己,能够为她扬眉吐气的也是她自己,我要什么归宿?我已找回我自己,我就是我的归宿。"

是的,如果你的美貌、才华、和金钱,都是靠自己挣来的,而不是靠对方施舍的,那你就真没什么可留恋、可痛苦、可恐惧的。你的能力,就是你的盔甲。

蔡琴在《恰似你的温柔》中唱道:" 这不是件容易的事,我们却都没有哭泣,让它淡淡的来,让它好好的去。" 是啊,人生原本就是一场波澜起伏的旅程,如果你的婚姻这只小舟已经倾覆,而且你确定已经无力回天,那就 " 让它淡淡的来,让它好好的去 " ,这未尝不是一种豁达和洒脱。我想,这句歌词是蔡琴唱给你的,也是唱给她自己的。

无论是谁,嫁错了肯定有苦痛有挣扎,但是并不意味着需要把这种苦痛挣扎背负一生。嫁错人是一种不幸,但嫁错以后还有能力成功逆袭,才是不幸中的万幸。请记住这句话吧:有一种万幸,叫做嫁错了还能幸福。